野鸭鸭

关于”死亡质量”

逐渐地,会经历一些以前从未思考过的事情。有些时候,这些以前从未思考过的事情,会突然降临,让人手足无措。比如,死亡,以及死亡质量。

死亡和死亡质量

感觉死亡质量这个词,是一个生硬的翻译,或许因为死亡本身是一个生硬的话题。又看了一些关于死亡质量话题的详细说法,其中记忆最深刻的是,现在欧洲和其他地区一些死亡质量相对较高的地区,一些年老或重度患病的人,会在胸口写上“请勿救援”,而医护急救人员一般也会遵照其意愿。

死亡是生硬的,但是人们可以在死亡到来之前,主动选择以什么方式进行,或接受。

这些在胸口写上“请勿救援”的人,他们知道,以自己当前的身体状况,在遭遇重大事故或患病时,剩下的光阴,将没有任何生活的质量,剩下的光阴,只剩光阴。相比被剩下的光阴所蹉跎,这些人选择以更加主动的方式,享受剩下的光阴。在身体状况已经无法挽回或机率渺茫时,他们会选择减轻痛苦的治疗方式,提高剩余光阴的生活质量,而较少选择延长生命,但需要承受大量治疗痛苦的治疗方式。而这些人中,本身从业于医疗和护理的人员占比很高。

姑息治疗

在面对无法治愈的疾病时,选择减轻痛苦,提高生活质量的方式,被称为姑息治疗。姑息治疗并不等同于放弃治疗,相反的,是一种提高治疗信心和积极度的治疗方式。姑息治疗,将剩余的生活,安排为一种更加有质量的生活。

周围现状

根据全球范围的统计报告,死亡质量/姑息治疗/临终关怀等方面,排名虽然以欧美经济发达国家占主导,但并非于经济发展程度成正相关关系。排名最前的,基本都是经济发达的国家和地区,但蒙古、乌干达、古巴等地区也排名前列,远高于其经济排位。其中,也还包括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:地球最强的社会主义大国排名倒数。

在调查排名中可以看到,中国位于第71位,低于很多我们印象中的落后国家,比如埃塞俄比亚和津巴布韦等,只能说比伊拉克好些了。另外一张图,可以更加生动地阐述中国在这方面地落后程度,没有一项指标高于平均值的,甚至几乎都只有平均值的一半。

根据图中,可以看到,其实中国的负担程度,是远远高于其护理质量和其他方面得分的。但是,实际效果却本很多所谓的根深蒂固的观念所限制,比如:好死不如赖活着;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忌讳外壳手术动刀子,能吃药的绝不做手术;过分相信中医的“调养”,有时其实就是拖着;向病患本人隐瞒病情,导致最应该清楚身体状况的人,最不清楚身体状况等等。

不过,同样位于东亚地区的台湾、新加坡、日本和韩国,却都排名靠前。所以,难以将其归咎到儒家文化的影响之中。应该整体上还是于经济发展程度和社会的多元化、外向程度有关。

关联阅读

在网络上看到有关于死亡质量更详细的见解。

“死亡质量”,你考虑过这个问题吗?

http://www.sohu.com/a/165211624_676628

病痛在所难免

但愿少受折磨

既然病痛是在所难免的,希望我们大家都能更多的了解病痛的原因和治疗方法,抓住治疗的机会。当没有挽回机会的时候,希望我们大家都能在有限的生命时间里,更多的关注自我,少受一些病痛的折磨。

 

里予甲鸟甲鸟

我有钱,我高大,我帅气,我还没睡醒!谁叫醒我,就打谁哦。

添加评论

联系

即刻M我/Q我